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二手房新闻网站首页二手房新闻

为什么讨厌清真(古兰经第一条就是消灭异教徒)

  • 二手房新闻
  • 2022-01-04 21:24:08
  • 来源:好房365

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领事馆遇害事件,把沙特阿拉伯推上风口浪尖,“其他国家都想抓住这个机会,来向沙特施压,甚至向美国施压。”曾经在中东呼风唤雨的石油富国沙特,现在面临内忧外患。“用石油作为一个武器,这个年代已经过去了。”“如果美国都不保它,它就不行了,现在关系非常微妙。”

在国际和国内社会的双重压力下,沙特将如何改革?中东地缘政治格局将如何重塑?

李伟建:处在十字路口的沙特改革

李伟建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的副会长,主要从事中东问题、中国与中东国家关系等问题的研究。

目前担任《西亚非洲月刊》、《阿拉伯世界研究》、《中东问题研究》等多家杂志的编委。

一、走进沙特

大家对沙特了解无非就两个,一个它是一个石油国家、土豪国家,还有一个就是宗教,因为它是伊斯兰教的一个发源地,所以就非常的神秘、保守。正因为这两个特点,也使沙特发展到今天的这个地步。

李伟建:处在十字路口的沙特改革

我们今天就是从这两个方面来介绍一下沙特的发展。沙特是一个年轻又古老的国家,为什么说年轻又古老呢?年轻是它正式命名为沙特阿拉伯到现在才70几年的历史,一般都说还算一个年轻的国家。古老因为沙特它是以一个家族名字来命名的,沙特是沙特家族的命名。那么沙特家族的存在有很长时间了,它一开始就在为独立,为统一整个阿拉伯半岛地区在努力,所以如果从这个家族从一开始到现在,有一千多年历史,也是很长的。我们看到的这个背景是沙特的老王宫。这是我自己拍的我们看到外面的一个东西。

李伟建:处在十字路口的沙特改革

那么我们讲到沙特,必须要讲它是伊斯兰教的一个发源地。伊斯兰教最早就是从这里边出来的,是两大圣地的守护者,什么叫两大圣地呢?一个地方叫麦地那,一个地方叫麦加。简单来说麦地那就是穆罕默德诞生的地方,另外一个地方就是穆罕默德后来死掉埋葬的地方。现在对全世界穆斯林来说是最大的一个圣地,就是由沙特现在守护着,我去过沙特,但是你不能去这个麦加。为什么不能去呢?因为我不是穆斯林,不是穆斯林是不能进入到(里面),这个叫禁地,也就是圣地。这个城市不能进去,我们以前有中国工人修铁路,帮助沙特修铁路,修到麦加,但是修到麦加城外,你不是穆斯林就不能做了,连工程都被停下来。所以可见伊斯兰对这个国家的重要性。那么另外我们说的瓦哈比,什么是叫瓦哈比?瓦哈比是一个人,他创立了一个教派,对伊斯兰教的一个解读教派。这个教派为什么重要呢?

1750年的时候有很多部落,沙特家族一直想有雄心勃勃,想统一这个部落,但是它的能力有限。它想用一种思想意识形态把大家集中起来?它想到了宗教,这个宗教就是伊斯兰教里边的瓦哈比派,瓦哈比宗教它的教义主要是要回归到伊斯兰教的本意,要回到一种最初的状态之中。比如说穿衣服什么的完全按照宗教的教义来。那么它后来就用这个东西跟瓦哈比这个人达成协议,就是说第一瓦哈比你的宗教可以,我帮你一起传播,但是关于皇室的一些生活方面的东西你不要干预。然后皇室也同意瓦哈比作为一个正式的宗教通过王室向外推广传播,最后他们就结盟,慢慢地向周围把那些小的部落一个一个地吞并了,把宗教传出去。所以现在沙特主要的宗教的教派就是瓦哈比派。

沙特家族的一个图谱,沙特有几千王子,因为有那么多王子,所以有很多利益要分配。

沙特的一个国旗,这个国旗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上面的字是叫清真言,即《古兰经》开篇第一句话: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国旗是绿色的,因为阿拉伯半岛主要是沙漠,那么绿色象征着生命,很多人就会非常崇拜绿色。然后是这个清真言,下面是一把刀,这个刀是沙特阿拉伯人,我去沙特阿拉伯,他们表演节目每个人拿个刀挥舞。说明这个刀是他们传统的一个武器,现在成为一个象征了,但是这里边也蕴涵着另外一个意思,当年去传播这个宗教的时候,是拿着《古兰经》、拿着剑的。就我如果跟你讲得通,你愿意归顺,那么就是穆斯林,我们大家都是一家人。但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通过圣战,通过武力来征服。

二、作为世界上石油储量最多的国家,沙特到底富裕到什么程度呢?

有一年的中阿合作论坛文明对话,中国组了一个团,外交部下面很多人。我有幸也参加这个团去沙特访问。我去过沙特的皇宫,是那个现代的皇宫,非常豪华。

老国王让我们坐在那等好长时间。然后这时候皇家卫队给倒水喝。很长时间不出来很多人要想上个洗手间,顺便去看看听说是不是洗手间都是黄金做的,真的有人去了,回来说果然是金光闪闪,但是不是金我不知道,可能是镀金的,但是确实是金光闪闪的。太多的例子来说沙特是一个土豪(国家)。

李伟建:处在十字路口的沙特改革

另外就是麦加最大的清真寺,最大的清真寺不光是它的体量大、它的面积大。全世界的穆斯林心中的圣地,就是说我这一辈子哪怕砸锅卖铁,我走也要走到那边,这是一生中的最高荣耀,去了以后回来就不一样了,去过麦加朝圣的人,这个荣誉感是非常强的,所以很多人都会到那边去。

三、中东国家的教派之争与沙特的对外关系

逊尼派宗教非常简单地跟大家讲一下。就是穆罕默德死掉以后,谁来继承呢?那么就分成两派了,有的人说我必须要跟穆罕默德血脉,有亲缘关系的人来继承。那另外一派说不行,我们要选的是真正有学问的有权威的人来继承,那么这样就吵起来了,最后就分家了。逊尼派认为是正统派,整个伊斯兰世界大概80%以上的都是逊尼派;什叶派是少数,在沙特占15%。但反过来在伊朗呢? 85%以上的都是差不多都是什叶派,那么两个教派就有一个很大的分歧了。

现在我们要讲到对外关系,因为它是内部这么一个神秘、保守的国家,但是它又是伊斯兰国家,在整个伊斯兰世界有很大的影响力,现在的我们看国际关系很多事情都跟伊斯兰有关。另外还有很多钱、石油,那么这又跟很多其他国家发展有关。

1、沙特与美国关系

李伟建:处在十字路口的沙特改革

美国在中东地区有两大的核心利益,第一个核心利益是保证以色列的安全;第二个核心利益就是保证包括沙特这样的海湾石油源源不断地平稳的价格能够流向国际社会。所以对沙特的控制及与它的关系对美国来说是非常重要,那么现在来说美国是沙特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但是对沙特来说,更多安全上它是靠美国的,它自己没有什么能力,大量地买美国的武器,美国正好利用这一点,不断地去在中东地区制造一些危险。沙特跟伊朗之间究竟有多大仇多大恨?伊朗有多大程度上可以攻打沙特?其实我都觉得不太可能。伊朗有这个心,国际社会也不会同意,美国现在为什么对伊朗制裁,就是把伊朗的威胁弄的很大,让周围国家很怕它。怕了怎么办呢?美国就大量地卖武器。

但是到了9·11事件,后来发现9·11事件被抓住的十几个人里边,大部分都是来自沙特。这样的话很多美国人就觉得沙特是有问题的。然后奥巴马在下台之前,他曾经允许国内的受害者,9·11事件的受害者民众向沙特政府去索赔,这个沙特就非常恼火了,因为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事情是政府做的?就算那些人是沙特人,也跟政府没关系。所以在奥巴马时期的美国跟沙特的关系出现了一些问题。特别是奥巴马在后期跟伊朗签署了一个核协议,签协议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美国跟伊朗的关系有可能出现缓和了,因为最大的问题就是核问题,那么沙特就不高兴了。所以在那个时候,美国跟沙特的关系是处于一个低谷。但是到了后来,特朗普上台了那就不一样了,特朗普上来了美国(跟沙特)关系又开始上升了。因为特朗普是一个商人,更看重利益,所以他上台的口号是:美国优先,利益优先。他就觉得跟沙特还有油水可榨,所以上来以后第一个去访问的就是沙特。

特朗普后来说沙特曾经承诺要给我4千亿美金投资,给我1千亿美金卖军火。特朗普说有钱就行了,管你什么国家。他就来了,来了以后果然第一单就签了一个1千亿美元的军火,然后还承诺将来还有更多的投资。特朗普也顺着说,伊朗依然是最大的威胁,然后我们一起要共同来对付伊朗,还有卡塔尔,因为沙特跟卡塔尔闹僵了,特朗普说卡塔尔也是一个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沙特非常高兴,都站在沙特一边了。

后来就出现了我们说的卡舒吉事件,到现在为止我们看到的虽然是国际舆论,或者是有些国家对卡舒吉事件紧追不放,但是特朗普好像主意已定。他公开讲,我还有几千亿没到手呢,我现在把事情搞砸了,沙特一生气就不给我了。但是后来美国国内对这个事情紧追不放,土耳其也好,好多国家拿出证据来,特朗普不能说为了利益,什么基本的道德价值都不顾了,另外还有美国国内对于沙特有一些不满,包括比如说也门战争。也门战争打半天到现在还没打下来,沙特损失很大,造成很大的人道主义危机,国际舆论很多,美国后来也说这样下去那么多人死于无辜,要它尽快地去结束这场战争。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接受,所以美国对它也不满意。

我们现在来看,(沙特与)美国关系是处于一种比较的微妙,但总体上美国想护住它,但是同时为了要平息国内的舆论、国际舆论,还给沙特施加很大压力。沙特现在没办法,因为如果美国都不保它,它现在就不行了,现在非常微妙。

长远来看,美国这样对沙特的施加压力又要拿好处的这个做法可能不可持续,所以沙特有一次也讲“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就让俄罗斯人进来,我不买你武器了,我买俄罗斯武器。”甚至它现在说要跟中国一带一路来做,那美国当然不愿意了,所以沙特从长远来看可能会开展一个更多元的外交,不是紧紧地把自己绑在美国身上。

2、沙特与伊朗的关系

李伟建:处在十字路口的沙特改革

现在很多学者在分析的时候说两大阵营,所谓两大阵营就是伊朗为代表的什叶派,什叶派占整个地区20%左右;另外一个就是以沙特为代表的逊尼派,双方一直是一种博弈。这个矛盾前一阵是很厉害。这里边我觉得主要是两个方面的,第一个就是我刚才说的教派,它们之间不一样,因为它要影响地区,教派都在争夺影响力;第二是我们所谓地缘政治的一个博弈,地缘政治博弈,即阿拉伯之春,从2011年开始,阿拉伯国家打来打去。打了以后美国、西方在这边发起了两场重大的战争,还有几个国家倒台。比如说埃及的穆巴拉克倒台了,利比亚的卡扎菲倒台了,还发生了利比亚战争,现在又轮到叙利亚。包括还有也门,这个我们就叫作阿拉伯变局。这个变局过程中把原有的地区的格局,本来是相对平衡的,打破掉了,新的格局现在正在重新地构建当中。在美国的保护下,地区基本上维持一个平衡。但现在美国要撤了,不想在中东花费那么多钱,没有达到美国想要达到的目的。

特朗普虽然看起来要管,在以色列把美国的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拉到耶路撒冷,形成了对整个中东地区很大的事件。但是特朗普其实也不是想,只要有好处可以拿一点。这个情况下,那么地区的这个国家,看美国可能是靠不住了,他们要靠自己的力量在新的格局形成这个过程当中争夺一个好的地位。所以伊朗跟沙特的关系其实就是这么一个关系,其实不是说我要吃掉你、你要吃掉我,都不可能的。

3、沙特与土耳其的关系

李伟建:处在十字路口的沙特改革

土耳其跟沙特的关系虽然都是逊尼派,但是这个里边沙特是瓦哈比派。后来在埃及起源了一个叫穆斯林兄弟会,也是一个教派,就是实际上对伊斯兰教的解读、解释,有不同的观点。埃尔多安他就是穆斯林兄弟会的。这里边有一个教派上的不一样,所以他们可能精力、心不是往一处想。还有一个因为伊朗跟沙特在地缘政治当中的博弈,土耳其也是。土耳其雄心更大,土耳其觉得它是一个世界大国而不是一个地区大国,过去它一门心思要加入到西方的联盟、北约当中去,它过去长期的政策是要靠近西方。但是因为你是伊斯兰国家,西方也有戒心。所以一直把这个土耳其排除在欧盟之外,那埃尔多安上来之后,他说我先不跟你玩儿了,你既然不愿意我进来我就在中东范围做。所以土耳其在中东的影响力一下子提高很快。

卡舒吉事件出来,土耳其扮演了什么角色?

王储刚开始出来的时候他提出要改革,是很令全世界感到振奋的。第一他要搞2030。第二个他说了要走温和的伊斯兰路线。所以大家的目光都放到沙特去看这个王储,埃尔多安不高兴了,我的影响力在哪里?所以一旦王储被认为可能跟卡舒吉事件有关,他要把文章做足,最好把你弄下去。顺便也弄弄美国。所以现在的土耳其跟沙特的关系非常微妙。

从未来的发展趋势看,虽然沙特想利用美国的特殊关系以及美国对伊朗的一些强硬政策,试图去打压伊朗,来扩大自己确立自己的地位。但是,包括土耳其也是试图利用这个事情向美国跟沙特施加压力。但是这一切努力最终都不会改变这个地区的力量对比情况,像沙特跟伊朗关系不可能因为美国的帮助,最后把伊朗吃掉或者把伊朗打下去,不可能。反过来伊朗也没有威胁到要把沙特吃掉,所以这只是一个现在在新的地缘政治博弈过程当中,都想占据更有利的位置而已,而不是真正的说要将来出现两大阵营,或者是多个国家联合起来去搞垮一个国家,这种可能性都不存在。

四、沙特改革

李伟建:处在十字路口的沙特改革

到了近年,特别是中东变局以后,发生了两个很大变化。第一个变化是美国中东战略的调整导致了原来的地缘政治开始动摇,原来依靠美国的国家,现在觉得美国也不可靠了,那怎么办?靠自己或者再去想其他办法,俄罗斯趁机通过叙利亚又进去了。现在美国人说,你一带一路也要搞到中东去,现在这些国家都在看,将来怎么来重组这个变化。所以沙特的原来优势也碰到一些问题了。

伊斯兰教因为出现了卡舒吉事件,引起了很多批评,包括我们说的9·11,包括后来伊斯兰国的出现等等。那多多少少有些人发现都跟这个宗教,这个沙特有一些关系,确实沙特有一些人是支持这些极端组织。所以其实宗教的优势某种程度是在下降的。

那么石油当然我们就不去讲了,油价好多年了,本来要最高的时候油价到了100多美元一桶,现在只有五六十美元一桶了,而且这个趋势从我们现在来看,好像不会再上去了,为什么呢?因为现在有很多新的技术、新能源。我们看到有西方很多国家汽车已经规定了,到什么年时候就不再生产用汽油驱动的汽车了。如果这一天到来的话,那么大量的汽车都不用汽油的话,对沙特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现在来说沙特的财政跟过去相比已经差的很多了。一方面也门战争还要大量投钱,又要让这些国家来支持它也要大量地投钱,油价又不断地在下跌,它靠这个东西已经难以维持了。其实我去年看到沙特国王内部颁布的一个文件,沙特的王子王孙,凡是要买豪车,还有豪华家具要皇室批,就不再批,这个是皇家的命令。所以财政到了非常困难的时期,当然困难不是我们想象当中那种困难到吃饭都成问题,不是,但是它已经不能像过去那样挥金如土。所以我们觉得沙特到了一个非要改革的地步,它不改革是不可持续的。

但是它确实想改革了,现在碰到一个十字路口,那么怎么办呢?我都觉得是,继续改革是大势所趋,我前不久应报社写一篇文章说,卡舒吉事件会不会影响沙特的改革进程?我的结论就是不会,而且我觉得必须要继续改革。因为这是一个发展的趋势,国家不发展是没有出路的。

那么我们讲改革大概是从国王开始改变这个继承制度开始的,本来兄弟,但现在变成儿子,那这个是对沙特来说是很大的改革。我们知道为什么卡舒吉会被暗杀?其中有一条原因,就是这个卡舒吉在外面写文章批评这个制度,说你弄了半天是儿子接班,你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集权。所以他反对这种制度,那么新上来的王储当然不高兴了;另外就是我们觉得他当时上来的时候,讲了很多方面要改革,我把它归纳起来大概是两个方面。第一个就是改变单一依靠石油经济的一个模式。他提出2030愿景,就是2030年以前,要把这个经济的模式只靠出口石油,改变成更多的一个经济发展模式,包括要发展高科技、航天各种其他的一些领域,这个是一个很庞大的计划。很多国家都非常关心,比如说我们一带一路他来过好几次,老国王到我们中国来访问的时候说我们2030愿景跟你们一带一路正好对接。

第二个我个人觉得更重要,就是要走温和的伊斯兰路线。温和的伊斯兰这个是因为我们觉得现在伊斯兰世界碰到了很多问题,因为沙特是发源地,而你又是极端比较保守的瓦哈比派,很多其他一些地方还在效仿。 你们都没法想象沙特是没有电影院、没有舞台,我到沙特天天晚上看电视就是看《古兰经》解读等宗教节目。

有一年我们去开会的时候说今天晚上看演出,我们一看有演出很高兴,结果去下面坐了两个小时,就几个游牧民,一边敲鼓一边唱,唱了两个小时也不知道唱了什么,然后拿个刀在旁边甩,没有唱歌。现在开始它说这些都有了,说女人可以去看节目了,以前有一阵,那些女人为了要去看一场比赛足球,化装成男的,胡子贴起来去看,现在居然说慢慢地可以看了。

它也确实做出了一些改革的事情,比如说允许女人开车,允许女人去参加一些文艺活动。居然还请了一个黎巴嫩的女歌手到沙特来演出。在这个之前其实沙特已经出现了一些反对的做法,有几个女人就是在大街上把头巾拉掉拍照,后来被抓起来,这已经有出现。因为跟世界潮流发展脱节太厉害了,现在都有网络,一看人家都是这样的,我们头还是要包起来。所以沙特国内还有很多反对他,有很多像卡舒吉这样的人。那么你要做的过快了,步子快了,那么肯定有人来反对,所以他同时又为了安抚那些人还抓了一些人,包括女权运动。所以对他的改革是毁誉参半,既有鼓励他表扬他,但是后来他就很失望,你步子刚刚迈开迈的突然又收回来了,所以这个就对大家来说有批评。

说他反腐,很多人揭发包括卡舒吉也写文章说反腐是为了集权,把那些反对你的人全部抓起来,关在五星级的宾馆。刚才说了沙特国内的经济财政2030愿景需要大量的投资,没有那么多钱。那么他把那些抓来的200多个王子,抓进来以后,怎么办?说只要你愿意拿出自己的家产的一部分,。你有多少钱,拿出一部分然后就被放,就这么200多个王子放出去一部分,当然还有个别还没放,就筹集了1千亿美金的财产。所以这些人确实腐败,除此之外包括很多方方面面需要改革。但是出了一个卡舒吉事件,所以王室现在很多人都把目标聚焦在卡舒吉事件,但我个人认为这个事情其实不是特别重要,这个事情必然已经是过去。更多的我们是要看沙特将来下一步究竟怎么走。有两种观点,有的是说要把他(王储)弄下台以后,沙特可能会变得更保守,就不再改革。但是还有一种说法就是你留着他(王储),他可能会更快地去做一些改革,要把这个焦点视角转移到这个上面去。因为他做的这些改革是确实是有全球意义的。

从我们做研究来看,还希望它继续地去改革,谢谢大家。

李伟建:处在十字路口的沙特改革

编导:钟堃

编辑:二丫、蒙小度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Top